背景: #EDF0F5 #FAFBE6 #FFF2E2 #FDE6E0 #F3FFE1 #DAFAF3 #EAEAEF 默认  
阅读新闻

上座部佛教止禅法的方法与次第

[日期:2008-07-02] 来源:  作者: [字体: ]

上座部佛教止观禅法(上)

 

一、两种禪法系统:上座部佛教又称南传佛教、巴利语系佛教,於佛陀般涅槃后三百年左右的阿育王时期,由印度本土向南传到斯里兰卡、缅甸等地发展而成。上座部佛教的三藏经典使用巴利语,严谨保守原始佛教的传统。今天的上座部佛教主要盛行於斯里兰卡、缅甸、泰国、柬埔寨、老挝等南亚和东南亚国家,以及中国云南省的傣族、布朗族、崩龙族一带地区;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,上座部佛教也传播到欧美等地,并有持续发展之势。流传於上座部佛教的禪法大致可以概括为两大系统,第一种为正念系统,第二种为止观系统。()、正念系统 正念系统重视对四念处的修习,强调在日常生活的行、住、坐、卧中保持正念与明觉,观察身、心的变化。如泰国的阿姜·查说:单纯地安住於当下,我们的心终会契入它原本的和谐状态,这时,修行是自然涌现的。此系统一般不注重强而有力的禪定,有的禪法次第也不甚明显,甚至认为追求证悟也是一种执著。修行只是顺其自然,单纯地专注於当下,正念於所做的任何事情;放下一切,回到当下,智慧就能自然呈现。有些禪师也教导禪修者把心念指向特定的对象,如:身体动作的变化、走路时脚部的移动、身体某部位的感受、心念的变化等。这些方法有时也被称为「内观」。然而,根据上座部的《阿毗达摩论》,毗婆舍那的所缘(对象)应当是「究竟法」,专注於「概念法」的禪修方法能培育正念,但不属於真正的毗婆舍那。有关正念系统的书籍文章国人早有译介,於此不作详论。()、止观系统 止观系统强调巴利三藏圣典的重要性,特别是对《阿毗达摩论》的研究与实践;此外,也重视三藏的注释与疏钞,依三藏圣典及其註疏建立禪修的方法与次第。此系统强调禪修者首先必须严持戒律,在戒清净的基础上修习止禪业处,拥有某种程度的定力后再转修观禪业处,次第成就七清净及十六观智,乃至断除烦恼、现证涅槃。

二、修习止观的必要性 ()、四种根基 佛陀依据值遇佛法者的根基利钝,把人分为四种:1、敏知者,又作略开知者,这种人只须听闻佛法的简短开示,即能证悟道果;2、广演知者,这种人在听闻了佛法的详尽解说之后,即能证悟道果;3、所引导者,这种人仅靠听闻佛法尚无法证悟道果,他们还必须假以数日、数月或数年的时间精进修行佛法,才能证悟道果;4、文字为最者,这种人即使值遇佛法,再尽其最大努力研习与修持佛法,亦都无法於今生中证悟道果。(增支部.4.133, 人施设论.160)敏知者与广演知者属於利根上智之人,他们於过去世皆累积了足够成熟的波罗蜜,能令其在今生中仅是通过听闻佛法,即能证悟须陀洹道果乃至更高的道果,例如舍利弗尊者、给孤独长者等。於现在的佛法时期,世间上已经不可能再有敏知者与广演知者了,只剩下所引导者与文字为最者。所引导者必须很有系统地精进修习戒定慧三学,修习四念处、八圣道等。通过止观禪修,他们将能够在今生中证悟道果。但假如他们懈怠于修行的话,他们只能於下一世证悟道果。文字为最者虽然不可能於今生中证悟任何道果,但他们通过系统地修习止观,能够在下一世投生於人界或天界时获得解脱。()、八圣道、戒定慧与止观  佛陀在证悟正等正觉后对五比丘所宣说的《转法轮经》中开示:证悟涅槃须捨离两边,行於中道;中道即是八圣道。在《长部·大般涅槃经》中,世尊对须跋陀尊者的最后一次说法中又强调:唯有修习八圣道,才能证悟出世间圣道果,才能趣向究竟涅槃;如果离开了八圣道,绝不可能有超越世间的沙门果;八圣道只有在世尊的正法、律之中才完全具备。在《中部·有明小经》中提到,八圣道又可归纳为戒定慧三学。戒定慧包摄了八支圣道,是全部佛法之止要,也是一切修学世尊正法、律者所必修之学。其中,正语、正业与正命三支圣道属於增上戒学,正精进、正念与正定三支圣道属於增上心学,正见与正思惟二支圣道属於增上慧学。增上戒学包括四种律仪戒,即:别解脱律仪、根律仪、活命遍净律仪与资具依止律仪。增上心学与增上慧学又可称为止观的修习。其中,修习止禪属於增上心学,修习观禪属於增上慧学。止禅,巴利语音译作奢摩他;义为平静,乃是心处於专一、不动、无烦恼、安寧的状态,亦即禪定的修行法门。观禪,巴利语音译作毗婆舍那;乃是直观觉照一切名色法(身心现象)的无常、苦、无我本质,亦即智慧的修行法门。下面,笔者想就缅甸帕奥禪师依据巴利圣典与《清净道论》中的记载而教导禪修者的方法与次第,简单地介绍上座部佛教的止观禪修方法。


三、止禪业处 ()、修行安般念到入禪上座部佛教把止禪法门归纳为四十种业处。其中最为禪修导师们推崇与教导的应该是安般念。佛陀於《大念处经》中教导安般念的修行方法。佛陀於该经中说:「诸比丘,今有比丘,前往森林,往树下,往空閒处。结跏趺坐,正直其身,安住正念於面前。他正念而入息,正念而出息。1、入息长时,他觉知:『我入息长』;出息长时,他觉知:『我出息长』。入息短时,他觉知:『我入息短』;出息短时,他觉知:『我出息短』。3、『我觉知息之全身而入息』,他如此修行;『我觉知息之全身而出息』,他如此修行。4、『我静止息之身行而入息』,他如此修行;『我静止息之身行而出息』,他如此修行。」
开始修行安般念时,先以舒适的姿势坐著,然后尝试觉知经由鼻孔而进出身体的气息(呼吸时的鼻息);只应在鼻子的正下方(人中),或鼻孔出口处周围的某一点感觉到气息的进出,而不要跟随气息进入体内或出到体外。如果跟随气息进出,将难以成就禪定。反之,只是在气息与皮肤接触最明显的一点觉知气息,将能培育及成就禪定。不要注意气息的自相、共相。自相是气息中地、水、火、风四界的个别特徵,如:硬、粗、流动、冷、暖等。共相是气息的无常、苦、无我的性质。只需觉知入出息的本身。入出息的本身是安般念的所缘,也即是必须专注以培育定力的对象。如果禪修者在过去世曾经修行此禪法,累积相当的波罗蜜,他将能轻易地专注入出息。如果心无法轻易地专注於入出息,《清净道论》中建议用数息的方法协助培育定力,在每一呼吸的末端数:「入、出、一;入、出、二;入、出、三;……入、出、八」。至少应数到五,但不应超过十。帕奥禪师鼓励禪修者数到八,因为它提醒禪修者正在培育八圣道分。禪修者应该下定决心在数息期间不让心漂浮,其他地方,只应平静地觉知气息。如此数息时,能使心专注,平静单纯地只觉知气息。能如此专注至少半小时后,禪修者应对入出息的长短培育觉知。只应觉知气息进出时经过鼻孔接触点的时间长短,觉知有时入出息的时间长,有时入出息的时间短,但不应故意使气息变长或变短。对於某些禪修者而言,禪相可能会在此阶段出现。然而,若能如此平静地专注约一小时,禪相仍然未出现,禪修者则应觉知整个呼吸从头到尾的气息(全息;息之全身;息之初、中、后)。如此修行时,禪相可能会出现。如果禪相出现,不应立刻转移注意力至禪相,而应继续觉知气息。如果平静地觉知每一次呼吸时从头到尾的气息持续约一小时,禪相仍然没有出现,则应下定决心使气息平静下来,然后持续不断地专注於每一次呼吸从头到尾的气息。不应刻意使用其他任何方法使气息变得平静,因为这样做将使定力退失。在这阶段,所需要做的只是下定决心使气息平静下来,然后持续不断地专注於气息。以此方法修行,气息将变得更平静,禪相也可能会出现。在禅相即将出现之时,许多禪修者会遇到一些困难。大多数禪修者发现气息变得非常微细而不能清楚地觉知气息。如果这种现象发生,禪修者应保持觉知的心,在之前还能注意到气息的那一点等待气息重现。禅相是修行禪定时心专注的对象,是心的影像或概念。禪相一般上基於色法而产生,所以取此相为所缘而达到的禪定属于色界定。修行安般念所产生的禅相并非人人相同。不同的人会生起不同形态的禅相,因为禅相从「想」而生。像棉花一样纯白色的禪相大多数是取相,因为取相通常是不透明、不光亮的。当禪相像晨星一般明亮、光耀和透明时,那就是似相。当禪相像红宝石或宝玉而不明亮时,那是取相;当它明亮和发光时,那就是似相。达到这阶段时,很重要的是不要玩弄禅相,不要让禅相消失,也不要故意改变它的形状或外观。若如此做,定力将停滞且无法继续提升,禪相也可能因此消失。所以,当禪相首次出现时,不要把专注力从气息移到禪相。若禅相出现在禪修者面前远处,则不要注意它,而只是继续专注于经过接触点的气息,禅相会自动移近并停留在接触点上。若禅相在接触点出现并保持稳定,而且似乎禅相就是气息,气息就是禅相,此时就可以忘记气息,只专注于禅相。保持注意力于禅相时,它变得越来越白,当它白得像棉花时,这便是取相。保持平静地专注於白色的取相一小时、两小时、三小时或更久,它会变得清澈、明亮及光耀,这就是似相。到了这阶段,禪修者应下定决心及练习保持心专注於似相一小时、两小时或三小时,直到成功。在这阶段,禅修者将达到近行定或安止定。近行定是进入禅那之前非常接近禪那的定;安止定就是禅那(心的完全专一状态)。这两种定都以似相为对象,二者的差别在于:近行定的诸禅支尚未开展到完全强而有力。由于这缘故,在近行定时有分心(生命相续流)还能生起,而禅修者可能会落入有分心。经验到这现象的禅修者会说一切都停止了,好象呼吸也停止了,甚至会以为这就是涅槃。事实上心还未停止,只是禅修者没有足够的能力察觉它而已,因为有分心非常微细。为了避免落入有分心,以及能够继续提升定力,禅修者必须借助五根:信、精进、念、定、慧来策励心,并使心专注、固定于似相。信是指相信修安般念能够证入禅那;精进是指致力於修安般念至禅那的阶段;念是指不忘失安般念的所缘;定是指心毫不动摇地专注安般念的所缘;慧是指明了安般念的所缘。当五根得到充分培育时,定力将超越近行定而达到安止定。达到禅那时,心将持续不间断地觉知似相,并可能维持数小时,甚至整夜或一整天。心持续地专注于似相一小时或两小时之后,禅修者应尝试辨识心脏里意门(有分识,有分心)存在的部位,也就是心所依处。若如此一再地修行多次,能辨识到依靠心所依处的意门以及呈现在意门的似相后,应尝试逐一地辨识寻、伺、喜、乐及一境性这五禅支,一次辨识一个禅支。持续不断地修行,直到能同时辨识所有的五个禅支。初禅的五禅支是:寻:将心导向及安置于似相;伺:保持心持续地注意似相;喜:喜欢似相;乐:体验似相时的乐受或快乐;一境性:对似相的一心专注。它们个别分开来说称为禅支,但整体合起来则称为禅那。刚开始修行禅那时,应练习长时间进入禅那,而不应花费太多时间辨识禅支。同时,也应练习初禅的五自在:转向自在:能够在出定之后辨识诸禅支;入定自在:能够在任何想入定的时刻入定;住定自在:能够随自己预定的意愿住定多久;出定自在:能够在所预定的时间出定;省察自在:能够辨识诸禅支。熟练地掌握了初禅之后,可以进而次第地修习第二禅、第三禅与第四禅,以及它们的五自在。禅修者的定力将随著修行四种禅那而增强,呼吸逐渐变得愈来愈平静。在进入第四禅时,呼吸完全停止。禅修者通过修行安般念达到第四禅,并修成五自在之后,当禅定产生出的光,晃耀、明亮、光芒四射时,他可以随自己的意愿继续修行三十二身分、不净观、白遍、佛随念、法随念、僧随念、死随念、慈心观、悲心观、喜心观、舍心观、四无色定(空无边处、识无边处、无所有处、非想非非想处)等其他止禅业处,也可以转修观禅(毗婆舍那)。()、四护卫禪 上座部佛教的禅修业处可分为两类,即:应用业处与一切处业处。应用业处是依禅修者性行差别而修习的各别禪修方法。一切处业处是所有禅修者皆应修行的业处,即四种保护禅修者免除种种危险的护卫禅:佛随念、慈心观、不净观与死随念。1、佛随念:思惟佛陀的九种功德:彼世尊是阿罗汉、正等正觉者、明行足、善逝、世间解、无上士调御丈夫、天人师、佛陀、世尊。也可以只忆念佛陀的一项功德如阿罗汉,阿罗汉。此法门只能达到近行定。2、慈心观:先以自己为对象修慈心观,然后对所敬爱的同性、无爱憎者、怨敌等散播慈爱,直到破除存在于不同类人之间的差异,达到第三禪。再修行五百二十八种遍满慈爱至十方的方式。修习慈心观可获得安眠,安寤,不见恶梦,为人爱敬,为非人爱敬,诸天守护,不为火烧或中毒或刀伤,心得迅速等持,容颜光彩,临终不昏迷,不通达上位亦得生梵天等十一种功德。此法门可达到安止定。3、不净观:有两种不净观,第一种是思维三十二身分的不净与厌恶(身至念);第二种为思维死尸肿胀腐烂的十种不净相(十不净)。修习不净观能暂时地镇伏贪欲。此法门可达到安止定和初禅。4、死随念:可选择我必然会死,我必然会死来专注,思维自己命根断绝,死亡无法避免,而生起悚惧感,警策修行。此法门只能达到近行定。()、修习止禅之功德 修习止禅业处属于八圣道的最后一项,为戒定慧三学之一,也是菩萨所应修学的诸波罗蜜之一,在佛陀的教法中佔有很重要的地位。修习止禅业处有五种功德,即:1、现法乐住:安止定是今生的安乐住处。2、观禅:强而有力的禅那是修习观禅的基础。3、五神通:以禅那为基础可以修成一种乃至五种神通。4、投生善趣:证得禅那者死后能投生于色界天、梵天界、无色界天。5、灭尽定:成就四禅八定的阿那含与阿罗汉能入灭尽定。

 

林欣 编撰

参考书目:1.《如实知见》2.《菩提资粮》 缅甸帕奥禪师讲述 弟子合译 3.《阿毗达摩概要精解》 菩提比丘英编寻法比丘中译 4.《清净道论》 觉音尊者编著 叶均译 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印行 5.《摄阿毗达摩义论》 阿耨楼陀著 叶均译 中国佛教协会印行 6.《当代南传佛教大师》 杰克康菲尔德著新雨编译群译 圆明出版社

本文载於《法音》2002年第3
阅读:
录入:admin

推荐 】 【 打印
上一篇:见法之道
下一篇:上座部佛教观禅法的方法与次第
相关新闻      
本文评论       全部评论
发表评论


点评: 字数
姓名:
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